你的位置:兵兵到家(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鱿鱼游戏》再难超越?韩国影视市场瓶颈,与串流平台的双面刃

《鱿鱼游戏》再难超越?韩国影视市场瓶颈,与串流平台的双面刃

在《寄生上流》同时征服戛纳影展和奥斯卡;韩剧《鱿鱼游戏》、《非常律师禹英禑》杀进全球排行榜,甚至打入艾美奖之后,加上宣布Netflix宣布投资逾764亿制作韩剧、节目,韩国影视产业看来将制霸全世界。

但到今年,其实许多隐忧可见端倪,或许要再达到《鱿鱼游戏》等顶峰,看来不是那么容易。在《异能Moving》出现之前,要说起今年有哪些人气韩剧,都不如前几年来得印象鲜明,票房最佳的《犯罪都市3 》也只有三千多万、另外有讨论度的属2022开播的《黑暗荣耀》,此外你应当也一时想不起今年韩剧韩片怎么了?这仅仅是刚好而已吗?

或是在2019年韩国影视大丰收,《寄生上流》拿下金棕梠以及奥斯卡最佳影片之后,接连又再有《鱿鱼游戏》《尸战朝鲜》,但除了疫情以外这两、三年间面临了什么样的产业危机,才导致现在的状况?

▌韩国影剧现况,票房声量锐减?

先回到数据来检视近年韩国影视的市场反应,首先从韩国电影在台湾的票房开始。2016年在台湾大卖3.5亿的《尸速列车》,可以说是韩国商业大片在台湾第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功,过去韩国电影不管卡司和评价如何,从未真正在台湾卖出这样等同于好莱坞或商业国片的票房,接下来台湾片商也不断花更高的价钱引进韩国商业巨片。2017年《与神同行》卖破5亿、2018年《与神同行:最终审判》也有4.8亿;2019年同时在艺术和商业上获得巨大成就的《寄生上流》,最终全台票房为新台币1.46亿元,同年商业大片《白头山》也有破亿的1.15亿成绩。

这个好光景似乎结束在《尸速列车2》,同样卖了3.5亿却评价两极。历经全球疫情洗礼后,2023年理当是戏院成为主战场,观众回流的时刻。但不论是在韩国还是台湾,整体票房除了《犯罪都市3》一支独秀,其余票房表现几乎是差不多趋势。非常有可能比疫情年还差。

以下我们来看2022年与 2023年韩国票房与台湾票房对比(2023年计算到10/1):

除如票房揭露的实际数字,基本上目前还达不到去年的水平,去年韩国戏院4月中旬解禁,今年多部制作费用高达百亿韩元的韩国电影,却滑铁卢,看来是没人预料到的。不管是北美、韩国都依然在戏院不回流的阴影之下。

韩剧部分,以Netflix全球声量来看也有显着的差异,2021年Netflix韩国原创剧《鱿鱼游戏》在全球上线后创下17天观看人次破亿、最终累积超过17亿观看时数的惊人纪录,真正征服全世界,不但全球声量势如破竹,打破各种纪录,男主角李政宰还提名了美国艾美奖最佳男主角,饰演脱北者的郑北娟立刻成为欧洲精品宠儿。

随后2022年,《非常律师禹英禑》更可说是基本面细腻、温情取向的韩剧扬名吐气,不同于《鱿鱼游戏》的黑暗暴力,《非常律师禹英禑》是由韩国电视台制作拍摄,绝对适合合家观赏,结局当周登上Netflix全球收视冠军,最终也创下超过16亿观看时数,可说延续了《鱿鱼游戏》的荣耀。但2023年卡司、口碑、讨论度最为热烈的《黑暗荣耀》,目前是5亿的观看时数,其他如《浪漫速成班》、《绝世网红》、《假面女郎》都只有1、2亿的数字,中间的跳水断层确实不可谓不大。

近期Disney+韩剧《异能Moving》反倒异军突起,在亚洲发酵的口碑能否延烧进欧美市场至关重要。而Netflix最近被寄予厚望的则是翻拍台剧《想见你》的韩剧版本《走进你的时间》,首周成绩挤进全球前十,后面就要看口碑是否能继续扩散,但目前台湾观众可能是因为原版本的印象过于鲜明,对于韩版接受度普遍不高,要看亚洲跟世界其他地区的反应来观察走向。

▌内外市场变化

COVID-19疫情确实对韩国影视既有的商业回收稳定度产生了突袭,众所皆知韩国观众对于本土电影的支持、一定程度的保护政策和稳定的商业票房,是让韩国电影持续茁壮的稳定获利来源,即使今年在台湾表现并不特别出色的商业电影《神鬼海底捞》和《逃出宁静海》,在韩国都有机会达到收益平衡,可见韩国本土电影票房体质还算健康。

但在疫情肆虐的两年之间,韩国自给自足的商业机制突然失衡。尽管韩国首先搭上国际串流平台Netflix这艘大船,相对补足了国内市场缺失。但串流平台(OTT)仍非万能解药。

韩国国内串流平台市场分散是一大特点:Netflix以超过1,174万订阅人数在韩国独占第一。第二名则是TVing,由韩国本土CJ为大股、NAVER与中央新闻社JTBC媒体集团合资经营,订户数约522万人。 第三名则是去年才跳进市场,韩国最大网购通路平台成立的Coupang Play,订户数已来到519万人。而这几年跟TVing争抢老二地位、最后一路被超车的则是Wavve平台,由SK电信共同持有股权运营,约有400万付费订阅人数。除此之外还有新玩家进场,比如新平台LG+邀来台湾人气演员许光汉拍摄第一部韩剧、并在韩国出道,非常有企图心。这么多家大型平台共同争抢韩国仅5100万人的影剧市场,可以想见战况激烈。

▌国际平台需求增,对产制面的影响

韩国影视的成功,是累积一、二十年的结果,但仍高度倚赖本土和中国市场的状况下,体质尚未如大家想象中稳固, 与此同时,刚好是国际串流平台(尤其是Netflix)对韩国影视内容有大量需求之时,原本期待国际串流市场可以成为平衡的力道,现在看来却有可能是另一个陷阱题──国际平台真正的政策转向,还是跟美国本土市场息息相关,而那几乎不是亚洲任何制作方所能影响的。

Netflix面临的“卡关”问题,其一是全球订户数成长趋近饱和,二来是在美国本土也面临手上挟有大量影视版权(俗称IP,智慧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之缩写)的迪斯尼Disney+和HBO MAX挑战,Netflix在多数被分析师看衰的状况下,是否能够持续、甚至每季产出在亚洲和欧美市场能同步有同样高声量的作品,对公司营运和股价有非常关键的影响。

在强烈时间压力下,各国与Netflix合作的剧集明显被迫要快速产制第二、第三季,包括《爱蜜莉在巴黎》、《亚森罗苹》都是,但在有限的时间内,未必能让剧本、选角和制作都达到是最佳状态。

因此,当许多影视人才和公司不得不转向以国际串流平台为主要买家的模式,电影部分的产制进程和人才都受到一定冲击,国际串流平台的大量投资,甚至掀起韩国本土讨论影视产业是否应继续帮国际平台“代工”或“打工”的争议。其实跟Netflix的合作有很高的风险,因为它可以买下整个IP,那么如果一直收钱办事、失去韩国自己该做的剧,也无能产出原创剧来扶持本土OTT。但问题是扶持本土OTT压力其实很大,若内外对抗恐怕赔了夫人又折兵。

总结下来,疫情打坏影剧市场的平衡,韩国影视面临内部厮杀,国际平台又有大量需求,反而导致“过度自我消耗”,迫于生产压力过度仰赖公式,犹如漫威系列,套路差不多、少了惊喜,自然不再吸引人了。概念都很吸引人,但有些故事在角色跟篇幅的打磨上就明显不够成熟。

2023年,台湾有了打进世界非英语排行榜的Netflix原创剧《模仿犯》,韩剧版《走进你的时间》在台韩则遭遇负评,原作粉丝纷纷再次表示对台版的肯定,而台湾的《想见你》电影版甫上线也立刻打入Netflix韩国Top 10。从韩国影视的状况来看,只能说台湾影视不用妄自菲薄,我们的优秀作品仍然有机会受到国际市场的肯定,而在向国际市场寻求更多元稳定卖埠的过程中,如何不过度倚赖单一市场(不管是本土市场或国际串流),都是未来要面对的课题,也是文策院这几年致力于国际合制的关键,如何打开对国际市场的多元想象,避免市场过度集中,是让产业稳定的不二法门。